欢迎来到东方书画官网
本会简介 购物车 电话:0536-8271833  /  8718196
书画快讯
您所在的位置:东方书画网 > 信息平台 > 书画快讯 >
太行万象 浑厚华姿——成功美术馆馆藏吕大江先生近作浅析
时间2019-08-02 14:24 http://www.dfshw.com 文章来源:成功书画网 阅读次数:
 

吕大江画作《太行夜色》

    吕大江先生的山水画创作,受乃父当代著名山水画大家吕云所先生的影响,将之艺术的母题大部分都倾注在了“太行山”大山大水的水墨画面表现上。尤其是在焦墨山水浑厚华滋的艺术语言和笔墨境界的继承与探索中不断突破推陈出新,融入其太行写生的真实感受,兼取传统南北宗山水的笔墨优长和艺术语境,在抓住太行自然山岳的雄浑气势和太行山乡村落的生活景象,为我们带来了水墨太行万象画境。其融汇古今的笔墨取舍,进而“外师造化,中得心源”(语出唐人张璪艺术创作理论)的创作方向,可谓是当代山水画家中 “师人、师心、师造化”(黄君璧画语)的典范。同时也让我们见到了,艺术家追寻心灵映照自然的审美理想。

    杜甫诗云:“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日升日落、天光明暗,在国画中用笔墨浓淡的浑染烘托、线墨阴阳强弱对比来彰显。正如吕大江先生在《太行夜色》中,以不同墨色的层层渲染,勾画出沉沉夜幕中天地气息流溢充盈之象。从画面左上角始,又可见墨色相间,或是远山、或是流云、亦或只是混沌中的天地元气,一切都为未可知,但凭观者想象。近景处,微弱的星光照耀下,太行山峦的层岩叠嶂、草木葱茏若,隐若现;那到底是杂木草树丛翳,或是崖石苔点露珠儿闪着的熹微光芒,还是二者兼而有之,让我们遐想无限。再如山涧溪瀑在微光映照下,隐隐见其泛起的光芒,飞流直下在夜幕中如一匹银练飞舞。这幅作品,画家以冷色昏暗的调子,汇集北派“密体”山水的苍茫笔意和南宗山水的润秀之色,来表现这种夜幕下静谧且又雄浑的太行山野自然,也足可见画家对旷野自然,乃至深山幽境,夜幕景象的深入观察和细心揣摩。




吕大江画作《黄山西海》

    王维《山水论》中讲“观者先看气象,后辨清浊。”四时定而画景分,晨昏定则清浊明。画作中的春夏秋冬四季之分际,早晚晨昏一日时光变化等自然山水之象皆有定法,以不同的笔墨形态状其貌。太行山脉绵延广阔,四时之景不同,一日情状千变,四时、一日相叠更能生生出万千气象,而这也为艺术家的笔墨语言和艺术境像的表达带来了困难,同时也赋予了更多的生趣。大江先生在《太行夜色》的创作中,抓住了夏日天光落下、夜色渐深这个时间节点,太行草木葳蕤葱郁与夜幕几近融为一体的自然特征。以线与墨的深度交融,以及水水晕墨章、焦墨积攒罅隙留下的些许留白形成的虚实对比,还有枯润相交、墨色浓重层积出来的画面明灭光影,创造出了一种“似与不似之间”,整个画面昏暗朦胧的氛围和天地于昏暗混沌中孕育万物的生命意义。

    这幅《太行夜色》带给笔者与众不同感受,还在于画家以特定的时间节点“夜”,赋予了中国画山水笔墨运实为虚的空间表达。在画面语言的呈现上而言,这与大多数绘画以大片留白,来彰显天地之间的虚无以及自然之“道”的存在,实是大相径庭。但却仍然立足中国艺术审美中,由画面语言的实和不可见的时光融合延伸出无限的虚,也是画家“植根于中国心灵的葱茏氤氲,蓬勃生发的宇宙意识”(宗白华《中国艺术意境之诞生》)的心灵启发。




吕大江画作《太行牧归》

    从“身所盘桓,目所绸缪,以形写形,以色貌色”(语出南北朝画家宗炳《画山水序》)的山水客观造像,到“以追光蹑影之笔,写通天尽人之怀”(王夫之《古诗评选》)的艺术理想挖掘中,艺术家完成了对客观事物由实到虚,由景到情,有物质到精神的完美转化。这种情感、境界上的升华,体现在吕大江先生的作品中,不仅仅是《太行夜色》,还包括《太行牧归》《太行春山》《斯语》以及《黄山西海》等作品,只是自然表象万象差异罢了!

    若说《太行夜色》带给我们的是宇宙天地的神秘无穷与亲近自然的“林泉逍遥”;那么从《太行牧归》《斯语》中我们看到的更多是人与之然和谐统一的“田园美景”,是太行乡野里的世外桃源。画中以线立骨,墨色层叠为体,中锋点染为气,杂树枝桠、黄叶纷飞为势,三五归牧、鸿雁南飞增其神韵,为观者营造了一幅太行秋牧图景。画中所见皆为景语,也更是情语。其中泼墨、破墨、积墨三种墨法完美融合,形成浑厚华滋,以及自然实景和个人情怀的熔铸和升华,将我们带到了太行的秋景世界,也带来到了画家天人契合融通,山川神遇迹化的理想诗意田园境界。




吕大江画作《斯语》

    再有《太行春山》一作,大江先生兼具传统山水高远、深远布景之法,线性笔致与墨色的滃泱参差交错,又突破了传统宋画“密体”的单一性,使其画面更富通透与生动感。在画面整体的文化关注下,赋予了自然山川伟大精神寄托。雄峻挺拔的断崖式山体,结构粗粝、褶皱层叠的肌理,在春山勃勃生机中愈显崇高的内质内涵和英雄的精神象征。《黄山西海》中,依然是立足黄山峰峦耸峙、怪石嶙峋的自然特点。在创作中注重墨线相辅相成,但又着重强调线条的“骨气形似”,勾画出了黄山岩体呈柱状且结构稠密、形貌峭拔、雄秀兼具的艺术形象;而怪松奇石掩映下留白的空间,与峰脚、山腰的墨色蕴彰的云海,在表达物理目睹的实质转化为画家心灵映照山川的同时,也更可见“山川灵气动荡吐纳的交点和山川精神聚积的处所”(宗白华《中国艺术意境之诞生》)。

    自然万象,浑厚华滋。画家以管毫之笔的灵婉,蓊蕴水墨的神奇,主观感观的心灵映照,写出山川万千风姿,迹化出天地玄妙灵境。读吕大江先生的山水画作,不仅能体会到其 “笔墨精神千古不变,章法面目刻刻翻新”的坚定不移,感受到他对太行为代表创作对象的至诚与热爱,更能体会到其满、密、厚的画面空间中,“云随一磐出林杪,窗放群山到榻前”(谭嗣同)般的气息激荡和网络天地、吸纳山川似的空间意识。宗炳有画所游山水悬于室内,“抚琴动操,欲令众山皆响”的豪迈,读今人大江先生的作品,也仿佛可在其浑厚华滋的笔墨精神中,感受到山川气韵畅通的快意,体味到其艺术迹化万千的艺术精神。(文\成功美术馆书画评论员 冯宜玉)




吕大江画作《太行春山》



画家简历:吕大江,(幼名)吕海江 ,生于河北省涉县,1990年毕业天津美院中国画系,2004年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研究生班。曾先后师从著名画家孙其峰、王学仲、孙克刚、何家英、霍春阳、白庚延、曹德兆等先生,并长期随家父吕云所先生学习传统积墨法并努力开拓自己的独立绘画面貌。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首都博物馆画院执行副院长、山水画创作部主任,中国人民大学吕大江山水画工作室导师、教授,民盟中央美术院理事,民盟天津市画院副院长,中国艺术教育研究院委员,文化部文化艺术人才中心创作委员,中国长城画院理事,京华美术馆吕大江艺术工作室导师,清华大学吕云所山水画工作室讲师,天津美协理事,天津美协山水画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荣获“天津十佳青年美术家”称号,新加坡星中国际美术学会副会长,天津市河北区政协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