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东方书画官网
本会简介 购物车 电话:0536-8271833  /  8718196
鉴赏收藏
您所在的位置:东方书画网 > 教学平台 > 鉴赏收藏 >
她的艺术生涯一直被丈夫波洛克所遮蔽,伦敦展克拉斯纳作品
时间2019-08-30 13:51 http://www.dfshw.com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  阅读次数:

李·克拉斯纳(Lee Krasner)的艺术生涯横跨了60余年,在抽象表现主义上有所成就。但她一直被丈夫杰克逊·波洛克(Jackson Pollock)的光辉所遮蔽。

克拉斯纳从来不甘于只做波洛克的追随者,她一直在内心深处观察,在寻求自己的路,她的强烈个性体现在她对自己身份的认定上,她一直试图用自己的作品证明自己的存在。目前,伦敦巴比肯艺术中心正在呈现克拉斯纳的回顾展,用以展现她自己的艺术生涯,让她摆脱丈夫的阴影。

在伦敦的展厅里,我们看到的是来自四面八方的混乱; 暗色领域里的朦胧矩形; 一个在空画布上的拉链...... 要成为纽约战后初期的抽象表现主义者,这些元素有助于形成一种标志性外观。绘画风格就类似于亲笔签名,但李·克拉斯纳(Lee Krasner)对此表示怀疑,即使那些“亲笔签名”是她自己的丈夫。

\
李·克拉斯纳(Lee Krasner)

她很自豪自己没有一种固定的风格。 她认为,你必须自己弄清楚每幅画作,或者你最终得到的东西是“严格地,而不单单是存在”。

对于艺术史的坚韧,勤奋和认真,李·克拉斯纳可能是最聪明的画家之一。在20世纪40年代末,纽约的一批艺术家说服世界,帮助纽约取代了巴黎,成为现代艺术的中心。而她则是通过一种跨越风格和媒介的艺术方式来表达自我,从紧密的拼贴画到丰富的巨大抽象画。

然而,天赋并不足以帮助你达到美国绘画的名人级别。如果你是美国艺术最男子气概时代的女性,它甚至可能成为一种障碍。从1945年一直到1956年他的丈夫杰克逊·波洛克早逝前,克拉斯纳一直在波洛克的阴影下,很少受到博物馆的关注。但在波洛克去世后,她60多岁时,这一切开始转变了。

\
克拉斯纳与波洛克

当然,说她一直被低估并不完全正确。 她是少数几位在现代艺术博物馆接受全面回顾展的女画家之一。1984年,该展览举办于她去世后的几个月内。 如今,她的作品价格在持续飙升。5月,克拉斯纳于1960年创作的全景画以1170万美元的价格在拍卖会上出售,这也是该艺术家的纪录。

\
伦敦巴比肯艺术中心展览现场

但是,我们仍然可以在伦敦巴比肯艺术中心的展览“李·克拉斯纳:生活色彩”上看到她的艺术作品。这些作品依旧是很少见的。这是自1965年以来,欧洲第一次举办克拉斯纳巡回回顾展,并将于今年十月前往法兰克福席恩美术馆(Schirn Kunsthalle)展出,随后,明年将前往瑞士伯尔尼的保罗·克利中心(Zentrum Paul Klee)和西班牙毕尔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馆。

在巴比肯艺术中心,展览由埃莉诺·奈恩策划。展览看起来干净,安全。展览按照时间顺序梳理,呈现出一种入门教程的感觉。同时,展览与绘画理论挑战,或是美国高度抽象的女权主义批评几乎没有任何关系。

即使展览只呈现了不到100件的作品来向观众介绍克拉斯纳的艺术生涯,但展览依旧值得欣赏。展览呈现了她最重要的绘画作品,特别是在波洛克去世后几个月内创作的,强烈的、萧条的作品,以及20世纪60年代所创作的强烈的单色作品。这些作品即使是在那“沉睡”,也是优秀的。

\
《Shattered Colour》1947

\
《Desert Moon》 (1955)

李·克拉斯纳出生于1908年,她是来自乌克兰敖德萨的正统犹太难民的女儿,也是他们第一个出生在美国的孩子。14岁时,她就读于华盛顿欧文高中,这是纽约唯一一所能让女孩接受艺术课程的学校。她在那时为自己取名为“Lenore”。随后,她开始在国家设计学院学习,一个她后来称之为“凝结平庸”的地方。在大萧条时,她退学了,并曾当过鸡尾酒女服务员和模特,在业余时间进行了炭笔研究。

1937年,她获得了与汉斯·霍夫曼(Hans Hofmann)一起学习的奖学金。汉斯·霍夫曼是德裔,也是纽约最前卫的艺术教育家。她在课堂上所绘的生活画作是这个展览的早期启示;浓密的、雾气弥漫的木炭电路,吞噬了毕加索的分裂视角和超现实主义者的色情元素。这些线条看起来几乎是刻在纸上的,她学会用画笔强调画面的二维性,同时用颜色构建抽象的空间感。

\
《Polar Stampede》 (1960)

即使人们感到超过预计,她的第一幅抽象画作还是深刻地表现出了熟练技术。在多色背景上呈现黑色密集的符号,有节奏、有规律地被容纳在无形的网格里,构成一种高雅独特的语言。画作中的符号包含了与纽约学校中的布拉德利·沃克·汤姆林(Bradley Walker Tomlin)、马克·托比(Mark Tobey)及波洛克(Pollock)早期绘画中相似的字形和符号。1941年,她遇到了未来的丈夫波洛克。

在对日作战胜利日(V-J Day)之后的几个星期里,这对夫妇从纽约搬到了长岛东边的乡村小镇斯普林斯。波洛克在谷仓里工作,并在那里找到了他的“滴画法”,而克拉斯纳则在楼上的一间狭小的卧室里。他们有时甚至付不起供暖费用。这期间,她只能创作小幅的油画,或者马赛克,这些作品也只能采用单层的排布,缺少层次的结构。克拉斯纳于1951年在贝蒂帕森斯画廊展出了许多作品,但却备受质疑。而她对自己的作品也毫不留情,将画布撕成了碎片。

\
《Blue Level》(1955)

当她回到工作室时,她开始运用空白粗麻布、新图纸,甚至是一些波洛克丢弃的滴水画,来为她撕裂的抽象分层。其结果无疑是醒目的,那些拼贴画作给予了她信心。其中可见对于马蒂斯的崇拜,包括丰富的朱红色和地中海蓝色的背景,在纯粹的20世纪50年代,部分美国人之间存在更自由、更加爵士、更具运动感的关系。

\
拼贴桌面,李·克拉斯纳

这些奇妙的拼贴画于1954年至1955年完成。纠正了克拉斯纳是在1956年夏天波洛克死后才成为艺术家的误解。当波洛克在汉普顿乡村小路上遇到车祸时,她正在法国。在她回到美国后,她觉得她必须继续工作。

那年末,她完成了她的职业生涯的代表作《预言》,呈现出一种痉挛、野蛮的构图,感觉它会破裂其狭窄的垂直框架。画面以一个破碎的、塌陷的裸体女人形式回归,她的粉红色肉体滴落在黑色的轮廓上。那年,克拉斯纳还有三幅画作延续了这一主题,比毕加索的《亚维农的少女》更加无序,甚至比威廉·德·库宁大幅削减的“女人”系列更加混乱。

\
《预言(Prophecy)》 (1956)

这些野蛮的绘画太容易作为悲伤的倾诉了。对于克拉斯纳来说,绘画具有更高的个人表现力,而且她不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1957年,当她搬进了波洛克的谷仓工作室时,在那里她有足够的空间在壁画上工作。在那里,她绘制了大量的,几乎是单色的抽象作品。这些抽象比他们之前的任何东西更具有物理性。那些棕色颜料比《预言》中的颜料块更薄,可以像未经处理的污垢或血液一样污染未处理的画布。

这些第一次大规模的抽象作品非常戏剧化,被诗人理查德·霍华德命名为“夜之旅”。此外,更多的视觉冲击来自于20世纪60年代丰富多彩的大画幅,例如从澳大利亚墨尔本维多利亚国家美术馆借来的作品,1965年完成的13英尺宽的作品《战斗(Combat)》,呈现出她将热爱的马蒂斯鲜艳色调转化为粉红色泡泡和波浪。

克拉斯纳想要,且证明了她的最佳状态是戏剧性和思维性的不矛盾,而生活中的绘画对两者都是开放的。

她忍受了很多,忍受丈夫的脾气,忍受那些批评和制度上的漠视; 他们无法接受她想要成为波洛克太太和一位伟大的艺术家。

\
李·克拉斯纳在工作室中

如今,在汉普顿的谷仓,克拉斯纳和波洛克都创作了他们突破性的作品,参观者们对着地板按下来快门,大师的滴画法故事简直就是为社交媒体量身定做的。在阴影下,克拉斯纳用于绘画的靴子正在被风化。 他们仍在等待他们的崇拜者。

展览将展至9月1日,随后,将于10月11日在德国法兰克福席恩美术馆展出。

编辑:江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