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东方书画官网
本会简介 购物车 电话:0536-8271833  /  8718196
鉴赏收藏
您所在的位置:东方书画网 > 教学平台 > 鉴赏收藏 >
范迪安: 建立中国策展学
时间2019-08-15 15:57 http://www.dfshw.com 文章来源:大为书画网 阅读次数:
 
 

 

中央美术学院院长 范迪安

作者:范迪安   

    处在特定的时间节点上,总是让人的思维获得回顾历史和前瞻未来的张力。在迎来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日子里,首届“策展在中国”论坛暨2018年中国美协策展委员会在景德镇陶溪川文创街区举办,众多策展人同仁应约与会,共同回顾中国策展走过的历程,交流展览策划的经验,研判在新的文化条件下中国策展所探寻的路向,特别是着眼于中国艺术的繁荣发展和全球文化新的碰撞与交融,探讨中国策展所应坚持的文化立场、策划理念和方法模式等课题,对于形成学术共识,推动中国策展的健康发展,有着积极的意义。中国美协策展委员会成立的初衷就是紧密团结策展人同仁,紧密联系中国艺术的发展实际,从理论和实践两方面不断审视策展在中国的现状,以期既拓展文化视野的外延,又聚集策展学术的本体,从丰富的策展理念和实践方式中把经验上升为理论,在知识积累的基础上建立学术的体系。毫无疑问,伴随着中国社会的沧桑剧变和中国文化发展的蓬勃生机,展览策划已经成为一个新兴的专业,中国策展人的队伍不断壮大,策展与艺术历史研究、艺术理论批评等相关领域的关系既密不可分,又从原有混沌的交织中逐步自立,策展有了与其他专业领域不同的自身课题,中国策展更有了在国际策展活动中走出自我道路,建构自我学术形象的文化紧迫性,为此,我们应该谋求建立中国策展学。
    一门“学”的建立,需要以大量的实践为基础,尤其需要在大的文化框架与知识系统中审视“学”的生成和发展特征。策展首先是一种实践或者是实践性特征明显的学术活动;策展的过程是一个思维与操作相互促进、相向并举的过程;策展的目的既在于归纳艺术创作现象,又在于提出学术命题;策展学术命题的价值既在于指向创作实践,又在于引发社会文化认知;策展活动的空间更是既在艺术发生的现场,又在社会文化生活的领域……如此等等,都使“策展学”作为“学”的建立牵涉着知识与实践、本体与社会广阔的维度。但有几个方面的实际使中国策展学的建立已时不我待。
    一是艺术繁荣发展催生了展览策划。策展在中国的发展历程可以表述为策展在中国视觉艺术探索创新的大潮中应运而生。改革开放对于中国艺术的最大促进莫过于解放了艺术生产力,激活了艺术创造力。40多年来中国艺术的多样探索和丰富的艺术实践,为将作品集合成展览,提出新颖的学术命题,展示创新成果样式提供了现实的条件,由此从一般的组织展览上升为展览的策划,尤其通过策展人的思考与判断,以对艺术家和作品的选择为前提,以特定展览的文化取向和理论见解为支撑,形成具有鲜明学术意识的展览。展览的学术特色既来自策展人的思想,也来自艺术家的创造;展览的鲜明个性既借赖于策展人的火眼金睛,也依靠艺术家的创造活力;展览的品质水平检验着策展人的思想深度,也源发于艺术作品的实际质量。改革开放以来中国艺术发展的蓬勃生机,与大国源远流长的文化传统和艺术积累息息相关,来自传统的文化动力给予艺术创新以强大的文化底气,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换和创新性发展促使中国艺术拥有鲜明的文化特色,而来自现实生活变迁的文化关注与现实体验,使中国艺术的时代内涵前所未有地丰富与多彩,艺术家的创造个性与改革发展的中国现实相连接,便生成了活跃的创造生机。在这种情形下,策展人既是中国艺术的同行者、参与者,更是在对中国艺术发展审时度势的基础上深入某一领域,形成理论驾驭的先觉者、先倡者。中国艺术创造的时代机遇催生了蓬勃气象,使策展在中国有了牢靠的基础,也还是通过展览策划,优秀的艺术创造得以汇集展示,那些探索的、实验的、前沿的艺术实践和成果得以被发现和体认,构成了改革开放到新时代中国艺术的总汇。
    二是艺术生态结构推动了展览策划。策展需要舞台与空间,策展在中国的历程和中国艺术舞台与空间的拓展密切相关。特别是进入21世纪以来,中国的艺术生态结构发生了重大变化。博物馆、美术馆、文化创意园区以及各类文化产业园区、艺术空间纷呈而立,形成了新的创作—展示—交流结构。“策展人”一词在西方的“原型”是博物馆的典藏研究员,以藏品研究为基础形成有学术命题的展览陈列,以改变原先按年代时序或地区、种类划分的展览模式,继而“策展人”相对独立,关照博物馆藏品之外的最新艺术创造,以激活博物馆的功能,同时拓开“走出博物馆”的公共文化道路,使展览走向更广阔的社会文化空间。在中国也是这样,不少策展人就在美术馆工作,从美术馆的策展出发,而美术馆的兴起已业成为21世纪以来公共文化发展的重要标志,从公立美术馆到民营美术馆都持续着建设的热潮。在藏品研究策划和当代艺术策划这两个方面,美术馆逐步形成了策展的规制,一方面通过策展激活藏品,一方面及时关照艺术创作的最新成果,使之面向公众。此外,各种艺术空间,艺术区,包括艺术市场也都需要策展,这使得策展人的队伍得以不断扩大。策展在西方的出现,特别是作为专业的出现,也就是20世纪70年代以后,中国的策展步伐虽然在时间上与西方发达国家有所距离,但是由于中国自身的艺术生态结构在短时间里形成了一个新的有机体,在某种意义上堪称后来居上,使得策展人所有的实践可以更活跃地穿行于这个有机体,策展人既可以策划美术馆的展览,也可以策划独立的双年展、三年展,既可以在都市里策划展览,也可以在一些远离都市乡村的地方策划展览。策展人学术舞台的不断扩大,本身就是一个重要的中国现象。
    三是社会文化期待需要展览策划。我们感同身受的是,中国的变化不仅是物质生产的极大发展和物质生活水平的普遍提高,还表现为人民群众对于文化新的需求。展览策划虽然可能在具体动机上并没有更多的考虑具体的社会文化需求,但是中国策展界可以说有一个非常优秀的品质,就是策展人总是以观照社会、研判社会的文化期待和学术需求为切入点,由此来形成展览主题。无论是美术馆的展览,还是艺术空间的展览,无论是被称之为展览巨制的大型展览,抑或是富有特色主题的小型展览,在策展人的学术动机那里,都包括了对社会文化接受的先期预盼,从而使得展览策划的成果产生尽可能广泛的社会文化效益。应该看到,在策展的社会文化责任和展览的社会文化功能问题上,策展界还未形成充分的共识,个人经验甚于共同意识,这是在建立策展学的过程中需要解决的问题,但是,将新的知识生产置放在社会文化中予以检视,将社会文化评判作为衡量展览质量、品格、水平的标尺,应是中国策展学的应有之义。在新时代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文化和文艺发展方向,需要从社会学、文化学的角度树立起策展的社会责任,用优秀的展览作品满足人民群众的艺术欣赏和审美期待。
    四是国际文化交流拓展了展览策划。我们愈发认识到,全球文化新的碰撞、交汇和交融构成了中国艺术新的语境。中国艺术的国际对话,既靠艺术家的积极参与,也依靠策展人的直接推动。今天的国际艺术交流越来越离不开中国,中国艺术也需要不断走向世界舞台。在这方面,可以说策展人为中国艺术走向世界打开了坚冰,探索了道路,以合作的或者独立的方式,以政府支持的或者企业参与的方式,使中国艺术不断走出去,内容十分丰富。虽然迄今还没有一本记录中国艺术走出去的展览策划的文献,但是这方面的实践已经为从全球策展视野中来看待中国策展的价值提供了重要的素材准备。与此同时,策展在中国也包括把国际艺术引向中国,从公立美术馆到民营艺术机构,这些年也是做了大量的努力。当然,我们也应当清醒地看到,在策展的国际交流中,在中国艺术的国际步伐中,我们也曾遭遇文化的“逆差”。在一些国际性艺术大展中,国外策展人带着他们的文化尺度和艺术标准选择中国作品,在这种单向的选择中往往带有文化的偏见,也存在艺术的盲点,表现为不能从中国艺术发展的主流实际出发,不能从中国艺术的文化逻辑分析,而将中国艺术作为西方观点的形象“注脚”,误导国际公众以偏概全,片面甚至错误地理解中国艺术,不能整体地认识中国艺术的时代发展。为此,中国策展学的建立更显得必要。我们经常说,从马尔丹策划《大地魔术师》展览到奥克维策划卡塞尔文献大展等,大概能够标志着西方策展学的一种文化观念的变迁,从原来的中心主义走向多元主义,从多元主义发展为全球主义。中国的策展在过去几十年里是不是有一条自身的道路,这条道路与国际策展界有关联,但是不能把中国策展看成是国际策展的一条副线,或一个从属的线条,而应该看到在一种内外交往中我们有自己的脉络,这方面需要同行们一起来做梳理。只有把握好中国策展的文化逻辑,才能更好地看到中国策展的学术理论,进而更多地归纳出中国策展的实践方式。这是建立中国策展学需要研究的问题。
    建立中国策展学,其目的是在理论层面上建立研究展览策划性质、目的、作用、任务和方法的学科,以期系统性地研究关于展览策划的各种问题,形成对策划实践具有指导意义的理论系统。由于展览策划有着突出的实践性,中国策展学应努力通过理论性建构和操作性实践形成系统知识。正如德国的费德勒在19世纪末极力主张将美学和艺术学区分开来,独立建立“艺术学”一样,建立策展学的前提是形成策展的知识体系和学术范畴,为此,要从三个方面着手研究性工作:
    一是策展历史的梳理与案例的分析。策展的历史与艺术现象的演变密不可分,展览策划的成果通常反映为艺术的时代变化,但展览策划在西方的发生和发展以及在中国的发生和发展,都有着自身的脉络。在这方面,西方策展的理论论述和策展“历史”已有不少成果,我们需要一方面借他山之石,译介成文,一方面研究自身,梳理线索,把“展览史”与“策展史”联系起来,形成策展学的基本内容。在其中,尤其要将有代表性的策展案例作为重点论述内容,因为重要的策展案例具有视觉文化和艺术样式的标杆价值,更是策展意识变迁的标志。二是策展理念的阐述与展览型态的分类。“文变染乎世情,兴废系乎时序”“质文沿时,崇替在选”。策展实践的活跃,在于策展人的思想观念的“文变”,而策展更是表现为对艺术现象与作品的“在选”,但作为一门学科或具有范畴意义的学术,策展学的建立旨在从大量的策展实践中勾沉、梳理出策展理念的理论表述,这方面需要对策展的构思立意及其蕴含的历史意识、文化观念、理论主张等作出广义的阐述,以形成策展学自身的理论基础。在某种程度上,策展的理论思维最终落实为展览的型态,因此,型态的分类便成为“学”的重要内容。展览既有以艺术门类为框架的型态,也有以艺术家个体为对象的型态,既有从艺术创造本体出发的型态,也有从外部环境生态出发的型态,而归结为展览灵魂的更是策展的文化观念与学术立场,是策展人在动态的文化语境中所彰显的艺术判断。三是策展知识系统的建立和专业人才的培养。作为“学”的建构,需要构筑策展的知识系统。策展的知识支撑在相当程度上借赖于综合学识,历史学、社会学、文化学、经济学、传播学、艺术学、设计学等都是其关联学科,此外还有与科技发展相关的如信息技术、新媒体、新材料等领域,而产生于交叉综合基础上的策展知识系统又具有自身的学术属性。在这方面,国际上不少著名的大学和艺术学府已经开设了策展专业或高层次人才培养的研究方向,在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美术学院、四川美术学院等院校也设立了展览策划专业,探索培养策展人才。从面向未来的艺术专业人才培养的角度看,中国策展学的建立已是必然之为。

   范迪安: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中央美术学院院长
(本文系由“首届策展在中国论坛开幕式上的讲话”修定而成,原载《美术观察》2019年第8期)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