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东方书画官网
本会简介 购物车 电话:0536-8271833  /  8718196
国画常识
您所在的位置:东方书画网 > 教学平台 > 国画常识 >
周忠庆: 陈之佛的《松龄鹤寿图》
时间2020-05-26 14:50 http://www.dfshw.com 文章来源:中国书画报 编辑: 大为书 阅读次数:

编辑: 大为书画网

富丽典雅 精致清新
——陈之佛的《松龄鹤寿图》
周忠庆 

    作为近现代史上开宗创派式的画家,陈之佛和于非闇对工笔花鸟画有着同样的起衰之功,但两者的艺术风貌却各具特色。一般认为于非闇的工笔花鸟画有着更多两宋院体绘画的意韵,“沉着浑厚而重传统”;陈之佛的工笔花鸟画糅合诸多外来绘画元素,“清逸秀润而多新意”。
    事实上,两宋院体花鸟画对陈之佛工笔花鸟画的影响亦是不可小觑的。陈之佛投身于工笔花鸟画研究和创作的主要原因,就是受中国古代院体花鸟画作品的影响。
    他曾回忆自己在南京参观一次古画展览时,“被宋、元、明、清各时代花鸟画大家的作品吸引住了,特别是一些双钩重染的工笔花鸟画,时刻盘旋在脑际,久久不能忘怀。于是下定决心来学习它”。
    在陈之佛创作的诸多工笔花鸟画作品中,最具院体花鸟画意韵、呈现“黄家富贵”风貌的,是他创作于1959年的鸿篇巨制《松龄鹤寿图》。 

陈之佛《松龄鹤寿图》

    《松龄鹤寿图》是陈之佛工笔花鸟画作品中尺幅较大的一幅,纸本设色,纵148厘米,横296厘米,现藏于南京博物院,是陈之佛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十周年而绘制的献礼巨作。
    此图绘10只体态优雅、神采奕奕的丹顶鹤,神态安逸地徜徉于绿草如茵的大地上,苍翠的古松由画面右上方伸入,犹如蛟龙一般蜿蜒挺劲,枝干苍劲古朴、弯曲有致,松针密密匝匝、郁郁葱葱,肃穆宁静之中蕴含着无限生机。10只羽毛洁白的丹顶鹤可谓神态各异、栩栩如生,有的昂首唳天,有的曲颈自怜,有的回首顾盼,有的细心理羽,有的凝神远眺。画面左上角,陈之佛用篆体书写“松龄鹤寿”四字,古拙清雅,款署:“一九五九年建国十周年国庆,陈之佛”,其下钤印两枚:阳文印“雪翁”和阴文印“陈之佛印”。
    陈之佛在长期的艺术实践中,于线描、构图和色彩方面积累了丰富的创作经验,形成了极具个性化色彩的绘画语言,这些在这幅《松龄鹤寿图》中表露无遗。
    白描是《松龄鹤寿图》的造型基础。陈之佛在中国画传统线描的基础上,将西洋画和装饰画中的线条加以改造后融入其中,使此图的线条表现力更加丰富,给人以崭新的审美感受。画家通过线条的干湿浓淡、徐疾轻重、顿挫平缓等变化,将丹顶鹤与作为配景的松树的质感,以及整个画面的格调和节律表现得淋漓尽致,展现了中国画线条所特有的艺术性与独到的审美特点,赋予《松龄鹤寿图》更多的传统意韵和人文内涵。
《松龄鹤寿图》的构图颇为奇妙。10只丹顶鹤呈一字形分布于横幅画面之内,原本极易造成呆板僵滞的视觉效果,而陈之佛巧妙地将10只丹顶鹤分成4组,相对独立又浑然一体,使得画面构成多样统一、生动活泼。    最为神来之笔的是画面最左边的丹顶鹤,独只孤立,似有使画面失重之险,而画家的题署则以四两拨千斤之效,险中取胜,愈加彰显作品深远之意境和磅礴之气势。如果说丹顶鹤和松树是画面构图的主体,那么鹤顶的朱砂红以其鲜艳的色泽,成为画面构成的重要辅助部分,陈之佛将它们有节奏地呈“S”形穿插其间,增加了画面的韵律感。
    《松龄鹤寿图》在设色上的最大特点是,采用留底法来绘制丹顶鹤。所谓留底法,就是“用有色的熟宣纸,亦称仿古纸,纸的色彩多为浅灰、米黄、淡青、淡赭等淡雅的色调。染色时,留下宣纸的本色,由于周边色彩对比的影响,感觉上与大面积的底色有所区别,似乎又是一种色彩,而且易与底色取得调和”。(《中国工笔花鸟画四大家技法赏析·陈之佛》)《松龄鹤寿图》采用灰黄的底色,将苍松草地的绿色、丹顶鹤鹤身的黑色和白色以及鹤腿的青灰色统一起来,使得画面色彩既丰富又和谐,并将丹顶鹤衬托得愈加纯净洁白。
     陈之佛是中国现代工艺美术的奠基人和工笔花鸟画大家, 1896年出生于浙江省慈溪市浒山镇(时属余姚县),他的一生历经了清朝、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三个历史阶段,大部分时间生活在动荡纷乱的社会环境中,直至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生活才比较安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经过三年努力,恢复了因为连年战争而几近崩溃的国民经济,继之进行了社会主义改造和工业化建设,取得了巨大的成就。翻天覆地的变化使陈之佛充满了欢乐开朗的情绪,绘画风格也随之产生了巨大变化,由以“徐熙野逸”为主嬗变为以“黄家富贵”为主,《松龄鹤寿图》就诞生于这样的时代背景之下。
    陈之佛曾充满深情地回顾《松龄鹤寿图》的创作:“为了表达对这个伟大节日(指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十周年)的祝愿,我想尽一切可能,企图完成较完美的作品,而当时正是炎夏天气,在四十一二度的高温下挥汗作画,不但不觉受暑热的威胁,心情始终是十分兴奋、愉快的,而且画成结果,反而比前一些作品似乎更精致些、清新些、雄健些。”
    江苏电影摄制厂专门派人记录了陈之佛创作《松龄鹤寿图》的情景,苏州刺绣研究所派人前来观摩学习,并将《松龄鹤寿图》绣成高2米、宽3米的大幅双面绣屏风,布置在人民大会堂江苏厅内。

来源: 中国书画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