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东方书画官网
本会简介 购物车 电话:0536-8271833  /  8718196
国画常识
您所在的位置:东方书画网 > 教学平台 > 国画常识 >
董培升: 艺术家该有点“洁癖”
时间2020-04-20 13:36 http://www.dfshw.com 文章来源:中国书画报 阅读次数:

倪瓒画作

编辑: 大为书画网
作者: 董培升

    艺术家有“洁癖”不是新鲜事,比如倪瓒,因有“洁癖”,有一次跟一歌姬幽会,担心不洁,先叫她好好洗个澡。洗毕,他上上下下边摸边闻,始终觉得不放心,让她再洗,洗了再摸再闻,还不放心,反反复复,直至天大亮,也就罢了。此乃轶事,不足为道,但他的精神“洁癖”却由此可见一斑。倪瓒心性孤傲清高,不理尘俗,“自知不入时人眼”“泪泉和墨写离骚”,其画法“有意无意,若淡若疏”,被人尊为“云林书师大令,无一点尘土。”
    历代文人,不管生活得富贵还是潦倒,皆对精神人格很看重。先哲孟子说:“人之有道也:饱食暖衣,逸居而无教,则近于禽兽。”屈原认为“举世皆醉我独醒”,以自沉的方式警醒昏昏世人。“误落尘网中,一去三十年”的陶渊明的选择比屈原聪明些,早早就不再与世俗“合作”,而是“种豆南山下”,保持自我格调,与世不合流,与俗不同处。唐代王绩承继陶氏风范,固守自我的精神家园,在喧嚣的现实世界井水不犯河水,“相顾无相识,长歌怀采薇”,哪怕是高官来访也避而不见。苏轼无论为官为文,无论得意失意,都不改蕙质兰心,“退笔如山未足珍,读书万卷始通神”,半生颠沛流离,表现出惊人的顽强和超脱。林风眠在上世纪20年代曾呼吁“社会之枯燥应由艺术家去润泽;民众情感之沉寂,亦应由艺术家去唤醒、激动、安慰!”希望艺术家们“牺牲自我而拯救那污浊的社会、堕落的民众、沉沦的世界”。
    艺术家清洁、干净的心理状态,会使其在所处朋友圈中严格审视与之交往的人,一旦发现所谓朋友“搞脏事”“玩花活”,就会将其主动剔除。比如嵇康是“七贤”的精神领袖,山涛投靠司马氏作官后,想拉嵇康入伙,嵇康随即写下了著名的《绝交书》,在弥漫着政治诬陷、战乱、道德虚伪的人世,唱出其不屑和激愤的高亢之音。当代作家毕淑敏也自称“我在结交朋友上,是有洁癖的。如果我发现了他或她的不真诚,那么,我就会和他或她渐行渐远,友谊无疾而终”。
    艺术家的精神资源离不开“道”的坚守。他不仅是优秀人文追求的思想者,还是社会情态的瞭望者和公义良知的捍卫者,从不会和大众流行审美趋势妥协。在时代惊涛骇浪的裹挟中,艺术家以探索寻道,以思想问道,以哲学思辨求道,才有机会悟“道”,成为拯救人类心灵的精神财富。陈寅恪在“五四”新文化运动的众生喧哗之中跳脱出来,不为时风所动容,不因潮流而随波,坚守着为国学续命的责任,埋首故纸堆之中,似乎还被人诟病有点“保守主义”。但他没有过多地争辩,坚持认为“士之读书治学,盖将以脱心志于俗谛之桎梏”。
    艺术家的精神高度,决定了其创作高度。一幅画的形象准确、色彩生动是画家的基本功,不难做到,而难的是具有清洁的艺术精神。精神的“洁癖”在于高格的气节、丰厚的修养、超拔的情怀,不然,其人品就会鸡肠小肚、急功近利、斤斤计较,对上勾结权贵,邀功谋位,对下盛气凌人,故作大师之状。而如果没有清洁的精神渗透,一个艺术家无论衣着如何亮丽,无论打扮如何时髦光鲜,冷血的心智自然流淌不出悲悯的情怀,艺术灵魂的缺失就如同一具木乃伊。秦桧的书法作品之所以没有流传下来,就是因为他人品的差评,葬送了国家和民族前程。蔡京书法造诣也是相当了得,其名被逐出宋四家之列,也是因为人品不好,心术不正。
    当今艺术界,有招摇过市的文化官僚,有上勾下连的文化掮客、骗吃骗喝的文化食客、寡廉鲜耻的文化痞棍,有不学无术的权贵跟班,有跟风猎奇的明星大咖,他们在亢奋激昂地喷出艺术形态的大量废气之时,东奔西走,欺世盗名,急忙忙谋求着与资本勾兑、与权力对接,进行着圈钱、圈地的运作。也有不少很有“艺品”的官僚被拿下收监,还有谁会收藏他们的作品吗?!这绝不是一种艺术的进步,而是对艺术的亵渎,是人格的堕落。
    其实,一个具有精神洁癖的艺术家,其内心都住着一个圣洁的灵魂,风骨远胜于媚骨,神圣而不得侵犯,其思想已经成为烛照艺术前行的火炬。正如潘天寿所指出的:“笔墨取于物,发于心;为物之象,心之迹。”“艺之高下,终在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