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东方书画官网
本会简介 购物车 电话:0536-8271833  /  8718196
国画常识
您所在的位置:东方书画网 > 教学平台 > 国画常识 >
高原大美 生命赞歌——又读白墨先生高原山水画作“而知新”
时间2019-11-28 11:25 http://www.dfshw.com 文章来源:成功书画网 阅读次数:
 

白墨画作《祁连秋牧图》
 

    每一次读白墨先生的高原山水,总会对其画面中所描绘的青藏高原山水,心生出艳羡之情。这种感慨亦如笔者曾经在描绘白墨先生山水文章所述:“当火车在可可西里的苍茫荒野之上奔驰时,满眼都是望不到边的旷野、戈壁、雪山,如果你足够幸运的话,远远的还能望见高原生灵的身影。这一瞬间,笔者对白墨先生所创作的西部高原山水画作及其精神内质,也就有了正真的理解”。



白墨画作《牧歌》

    而此次再读其笔下山水,又生发出“群籁虽参差,适我无非新”(王羲之《兰亭诗》)的赞叹!在青藏高原这块前代书画大师少有涉猎的自然山水中,在这雄浑旷美、厚重沧桑的原生态天地中,孕育着高原生命的与众不同。白墨先生的画面所呈现的西部高原山水,正是在这样的艺术背景和自然元气滋养中,以纵横捭阖、气度非凡的画面构成,将青藏高原旷凉大气、厚重沧桑的山水,以及恣意奔跑、顽强祥和的生灵,用大对比、大反差的画面图式呈现给观者,展现了画家对高原山水、生灵内质精神的赞美。 同时白墨先生的绘画,也更是舍弃笔墨大要,拔高其精神蕴藏的艺术再造,让我们透过其山水感悟宇宙自然的浩瀚郁勃中,对高原故土的眷恋以及对生命渊源的考问生出新的境界。如成功美术馆馆藏《祁连秋牧》,画家大量汲取西画团块化构成的艺术语言,同时又在西部高原裸露山石的勾画中,传承传统国画山水水墨皴擦的造型办法,在色彩、墨块,以及空间的虚实的构成中,赋予祁连秋景更为壮阔的审美意象。



白墨画作《山之恋》

    这种对生活自然环境的艺术挖掘和艺术家主观精神的贯注融合,在白墨先生的绘画艺术中所处可见。如其所作《牧歌》一作,线写构形立其筋骨,浓墨重彩渗化相辅筑其血肉,同时有点缀以写意造像的鸿雁、牦牛、藏民以及佛塔等青藏高原特有的人文符号,由近及远勾画出西部山河自然,空气净洁、生态唯美而一望无际的辽阔景象。还有山河苍茫,以羚羊点缀的《山之恋》《三羊图》《金秋》《山河之恋》俱是如此。宏大的天地气象中,又有对群山中与风雪为伴、顽强生长的生灵的讴歌赞美;在追求高原恢弘山水与生命呼唤的大比例反差中,赞颂自然的神奇与雄伟,反衬生命的伟大与坚强。


白墨画作《三羊图》

    《归牧图》中,白墨先生又将高原的山川、大河与无边无际的天空联在一起,高原山河独有的浑厚之姿与落日近在眼前而晚霞流溢的天际,在实与虚之中构筑了宇宙元气浩淼而旷远无涯的自然生命气象。而这样的画面构成也正好展现了,画家白墨对中国山水画传统审美的深入理解与研究,其呈现的正是虚与实、大与小、有与无、宇宙与微尘之间式的对比审美。



白墨画作《牧归图》


    另外白墨先生的花鸟画作也很有特点,如成功美术馆所藏《双栖图》《秋趣》等,线写恣意、开合有度,色彩绚烂,而生出无限意趣。

白墨花鸟画作《双栖图》


   宗白华先生说艺术家“向外发现了自然,向内发现了自己的深情”,我们赏读白墨先生的绘画也深有同感。藏区的风土人情、高原的苍凉、辽阔的山水景象,是其主要创作对象;精灵般的藏羚羊、温顺吉祥的牦牛、勤劳淳朴的藏胞是他笔下的大美。我们解读白墨先生的大美高原,所见是“含情而能达,会景而生心,体物而得神”(语出王夫之《姜斋诗话》)的艺术运思和精神蕴含;是画家在这“前无古人”的山水绘画造像中,对宇宙生命本体最深的追问;是对艺术永恒精神最好的笔墨映照,更是对画家个性的山水画精神内质 “含道映物”, 温故而知新的精神吞吐。
(文/成功美术馆书画艺术评论员 冯宜玉)




 

 
画家简历:白墨,1947年出生于陕西,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曾在中学、大学任教。93年调西宁后,历任画院任西宁画院常务副院长、院长,青海国画院院长,省美协副主席、名誉主席、艺术顾问等,享受政府特殊津贴专家,青海、福建两省高职评委,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协会员,2000年作为重点高级人才引进厦门。多次在国内外大展获奖,并为国内外学术机构收藏,有千余幅作品及五十余篇专业论文发表于国内外报刊。